成为程维:三年从80万到1000亿,滴滴掌门是怎样炼成的?

作者: 高礼研究院

 

谈起程维,圈内普遍有这样三个印象:太年轻了!成长太快了!太低调了!

       程维83年出生,他的滴滴出行,刚刚成立三年,估值达到165亿美元,正在建立一站式出行平台。

       想到他只比小编我大不到十岁,就不禁想——他一定是个从小一路精英过来的人生赢家吧?

       可是没想到,程维走到今天,却是一路碰钉子走过来的。然而,每次遭遇钉子,程维都会以最合适的方式处理,在开始的时候会不跟“钉子”玩了,现在更多的是硬着头皮把“钉子”顶回去,就如他说的努力到无能为力。

       走,小编带你数“钉子”去!

一·高考悲催,赴京读了一个貌似要当官的专业,当了大师兄

他来自江西上饶,小地方,最有名的是火车站卖的烤鸡腿。上大学之前,他从没出过江西,他的梦想,就是考到北京上大学。

       他想努力通过高考走出小城,高考却失利了。失利的方式也很特别:妈妈是数学老师,自己却漏做了数学卷的三道大题。

       考完,他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那是他人生第一次经历大挫折。

       白丢了50分,程维还是考取了北京化工大学行政管理实验班。

       拿到录取通知书时他发现自己做了小白鼠。原来,这是化工大学行政管理专业第一届招生。

这是化工大学行政管理专业第一届招生。

       他非常迷茫,也没有师兄可以问。行政管理,字面理解是要当官,但北京公务员统一考试是什么样的一个考试,几乎没有机会。他想证明自己,却不知道用什么方式。

二·开始工作,竟加入了大金融和大健康行业

       2004年,程维毕业,没有找到合适工作。有一个做保险的大姐找到他,说:“你想改变命运吗?”程维听进去了,付了800块钱押金,玩命干这份没有底薪的工作。

       那时,他在西三环紫竹苑做推销,每天和居委会大妈、保安和居民的狗撕,他还总结出了经验:每次要从楼顶开始往下敲门,要不然失败的沮丧会让人连楼都上不去。

       濒临放弃的时候,他决定努力到无能为力,做最后一次尝试:他找到自己的大学系主任,问:“冯老师,你支不支持我做挑战性的工作?”

       冯老师说:“当然支持,年轻人就要做挑战性的工作。”

       他赶紧接过话,带着坚定地口吻说:“冯老师,那买我一份保险。”

       可是得到的回答让他彻底失望,冯老师说:“不是我不帮你,连我们家的狗都有保险了。”

       程维说,就是这句话把他点醒了,义无反顾辞去了这个“改变命运”的工作。

程维觉得自己已经突破了很多,尝试了很多,却还是失败,连辞职时要回800元押金的努力都失败了。

       辞职的程维开始参加招聘会,他看到了一个公司叫某国内著名医疗保健公司,正在招聘经理助理。

       他完成了面试,很快面试官告诉他被选中了,要去上海做经理助理。

       他兴奋地把好消息告诉给家人和朋友,暗喜着想:“行政管理专业还可以嘛,做做助理果然专业对口。”

       当程维拿着获得的地址和经理的电话,走到公司的时候,才发现这家著名医疗保健公司不过是一家足疗店。

三·闯进“阿里巴巴”:HR在哪里,我要面试

       程维短暂的变换了几份工作之后,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在行业选择上太随波逐流了。

       有时候,一个朋友的一个介绍,自己的人生履历就发生了改变。这样的人生太“随便”了!

       那时,他开始问自己究竟喜欢什么,那是他第一次想到了互联网。

“北京是百度,广东是腾讯,上海应该去阿里巴巴试一试。”

       怀着这个简单的想法,程维直接上阿里去面试了。

       他是直接“闯”上去的。上去就问:“HR在哪里?我要面试!”没想到居然就被录取了,对方的回复是:“我们非常需要你这样的年轻人。”

       在这里,程维从1500元底薪开始,一路成为阿里最年轻的主管,最年轻的经理,再到最年轻的分公司副总经理。飞速的进步,只因为他去到了最顶级的战场,当然还有他那份饥渴好学的心!

四·努力到无能为力,上天就会开一扇窗

       眼看着程维已经开始有了走上人生巅峰的感觉,2012年,他却决定自己创业,瞄准了互联网出行的市场。

2012年,程维创立小桔科技,没想到创业的橘子尝起来挺苦。

       眼看着程维已经开始有了走上人生巅峰的感觉,2012年,他却决定自己创业,瞄准了互联网出行的市场。

       这一折腾,又是自讨苦吃。尽管他已经做好了非常足的心理准备,可是还是发现创业比想象中苦太多了。

       打败一个竞争对手,会再来一个竞争对手,成立第二年,他已经开始面对国际的竞争对手;与地方政府约谈完,又来了中央的专车新政策;他还要努力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同时保持独立性。

       面对这些困难,他的选择是独立思考,极致执行,然后努力到无能为力。

五·极致执行:北京西站大战完胜首都机场

北京西站出站口有一个出租车过道供人们打车。这是一线生机。

       滴滴在最开始的时候就有竞争对手,而且远比自己强大。2012年,滴滴以80万元人民币起家,那时,竞争对手还是红杉资本与真格基金共同投的“摇摇招车”,手握400万美金融资。

       在地推大战的时候,“摇摇”当然财大气粗,竟然投入数十万广告费,通过电台广播轮番播放,邀请司机一个月后,到某某高档酒店参加活动并下载使用产品。年轻的滴滴团队听着着急,可是又没有钱投入这么大规模广告!

       一筹莫展之时,财务部门的一个小姑娘参与了讨论说,昨天看电视购物广告,人家是立刻拨打XXX即可下单,这才是好的用户体验!一个提议启发了滴滴地推团队,在摇摇招车下线活动之前,滴滴做了小规模广告,“立即发送短信到XXX,即可下载滴滴打车”。因为司机分不清楚摇摇还是滴滴,以为换个方式让下载,当天就有1000个司机下载了滴滴。

       滴滴速度,极致执行,因为谁都不愿意等待!

       还有一次出行行业地推的经典战役,这是一个足以写进商业案例的事件。

       摇摇招车通过一系列运作,垄断了进首都机场的通道!这是北京出租车咽喉要道,平均每48小时,北京出租车司机就会到首都机场一次。

       当程维找到首都机场谈合作时,只能吃到闭门羹。招募不到司机,乘客体验就不好,整个服务设计就失效了。

       司机资源被掐住,让整个团队都紧张起来!这时,他看到了有一线活下来的机会——北京西站。

       北京西站出站口有一个出租车过道供人们打车。这是一线生机。

       但是这里不像机场的蓄车池,出租车一点一点挪动,只有一分钟时间来完成滴滴的推广工作。

       可是,如何能够在1分钟让一个司机知道、认可然后安装和注册呢?

       程维的办法直截了当。他组织员工穿上马甲,像个工作人员的模样,上来就问每一位司机:“手机是不是诺基亚的?”只要回答不是,就半带胁迫地要求掏出对方手机,插上一键拷贝,同时记录他的个人信息回去帮司机注册,临走时还不忘递上一张使用传单。

       就是1分钟。

       于是,全体员工像流水线一样在整日守在那里,在一个冬天完成了10000名司机的装机注册。冬天的风很冷,在过道里呆半天就会眩晕感冒,但是人可以轮岗歇,工作不能停。

       “我们是三班倒,就是一个小筛子捞鱼,给一次机会我们就能活下来。”这就是程维打造的极致的执行力。

六·合并之后,以为是总决赛,原来只是中国小组赛

       2015年,互联网公司并购大案,最让人家喻户晓也最出乎意料的是滴滴与快滴的联姻。有媒体报道,这得益于高瓴资本这样强有力的合作伙伴。程维说,2015年是滴滴的格局之年。这一年,“滴滴打车”更名为“滴滴出行”,开设了快车、顺风车、巴士、代驾、试驾等多条业务线。

       程维希望通过滴滴,建设中国最大的一站式出行平台,所有的出行需求都能落到线上,通过大数据的平台,智能的引擎去提高车的效率,也提高城市的效率。

       “衣食住行里,只有出行是真正需要借助互联网提高效率的。”在马尼拉,他看到整个城市因为交通而失去活力。在这里,人们的日平均通勤时间超过4小时。

“衣食住行,只有出行是真正需要借助互联网提高效率的。”在马尼拉,他看到整个城市因为交通而失去活力。在这里,人民的日平均通勤时间超过4小时。

       他希望构建一个未来的出行,把汽车还原成一个工具。

       北京有一百多万人住在回龙观,提前一天用大数据把同路的人拼在一起用大巴拉走,没有互联网之前是不敢想象的,这就是滴滴巴士带来的效率。

       他还要消灭独自驾驶。依旧是回龙观的例子,25%在回龙观住的人开车上班,带走75%的同路人,通过提高通行效率,人们不再需要买私家车,不用再担心停车、养护和油钱,还可以免去驾驶的疲劳。

他的野心,是在2015年把中国互联网出行的门关上,成为下一代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带头大哥。然后在没有主场优势的地方,向世界挥师进军。

七·随习大大出访,探寻滴滴在世界的位置

我们不会止步于现在,滴滴的未来还很长。

       今年9月,习近平出访美国,带着百度、紫光、浪潮等国内一线的大型互联网机构,刚刚成立3年的滴滴出行与最年轻的企业家掌门程维也赫然出现在名单上,因为程维刚刚在达拉斯作为轮值主席受到总理接见,这次又被习大大带出访,一度成为市场判断中央对专车政策的风向标。

       程维则非常冷静,去美国就是学习和谈合作啊!在西雅图举行的第八届中美互联网论坛上,滴滴与美国领先的打车应用Lyft、全球最大的职场社交平台领英(LinkedIn)等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成为本届中美互联网论坛上签约最多的国内企业。这也看出滴滴团队的勤奋!

在学习方面,程维也收获颇丰。一路走访,去了特斯拉,去了谷歌,去了苹果,程维说,就看看他们到底干什么,中国到底是不是全球互联网创新第二级?

       确实有失落感,想到谷歌,想到苹果是什么感觉?洋气、高大上,创新能力很强,引领全球,技术驱动,有很高的技术门槛,但想到中国互联网什么感觉?充满了残酷血腥的竞争,在前沿创新能力是不够的。程维打趣说,看着百度这样一直在投入未来技术这样的公司,被无情的推入O2O战场,有些心痛。

       美国的汽车产业也彻底冲击到了程维,美国最强大的科技公司已经放弃了这一代的汽车,他们在全力以赴的投入下一代汽车的研发。

       美国最强大的公司,谷歌、苹果、特斯拉,他们重新定义下一代汽车,智能汽车、电动汽车。苹果有1500人在做智能汽车,他们不着急,但做出来就像iPhone一样会秒杀所有的市场。谷歌做无人驾驶,任何一个垂直的技术难关被突破以后,横向突破是很快的。中国拿什么跟它竞争?

       程维见到一群这样可怕的人,他们生下来的那一天就仰望全球,他们的人生目标不是改变中国,而是怀着通过一个产品去改变世界的梦想,第一天就布局全球。等到我们以后想明白了,全世界的机会已经失去了!

       所以,滴滴出行的梦想不仅仅是成为业务、商业方面有规模、有竞争力的公司,滴滴也将会和未来新生代的互联网公司一样,更加具有创新能力、技术导向以及全球化的视野。参加全球的竞争,不要只在“窝里”!

八·成为高礼导师,让更多高礼英才成为程维

2015年11月29日,程维应高瓴资本董事长、高礼研究院理事长张磊邀请,来研究院为高礼英才讲了一堂“出行梦”课程,同时也接受了张磊理事长颁发的高礼英才培养计划企业领袖导师聘请证书。

       无论走得再远,无论走到哪里,程维都会回高礼研究院讲课,因为在高礼研究院理事长张磊先生的邀请下,在台下240多名来自清华、北大、人大等知名高校的高礼英才们的见证下,程维已经成为高礼英才的企业领袖导师了。

       聘任现场,张磊说,程维是让他“心动”的男人。这是一个顶尖的投资人对一个顶尖的创业者最真诚告白!相信不久的未来,在高礼,你还会遇到这位83年的“程老师”,他会热情地给你打招呼,因为你也许就是下一个“程维”。

       当然,在成为“程维”之前,你可以选择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冲进位于北京西二旗的滴滴出行总部,上去就问:“滴滴HR在哪儿?我要来工作!”至于保安会不会拦你,小编还不知道,反正小编知道程维这么干过!

查看更多
微博
返回顶部
高礼研究院
HILLHOUSE
ACADEMY
高礼研究院定位于“大学之上,荟萃菁英,绽放生命”,是高瓴资本创始人、董事长张磊先生2011年在中国人民大学捐建成立,并联合众多商界领袖和社会名流一起推动发展,现已成为蜚声全球著名大学和企业的顶端青年领袖人才培养平台。高礼研究院以“通识教育、价值投资、实践创新”为培养理念,“重仓中国未来,All In 青年英才”。我们的愿景是与“杰出企业、杰出企业家、杰出创新创业者”这三座森林共同成长,让时间成为未来青年企业领袖的朋友。高礼研究院坚持遴选和培养具有“伟大格局观、社会责任感、企业家精神和极致执行力”的未来社会栋梁人才。
微信公众平台

地址: 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中国人民大学西门 明德商学楼 1002室
邮编: 100872
电话: 010-82502918
Email: office@hillhouseacademy.com
官方网址: www.gaoliacademy.com www.hillhouseacademy.com